忍者ブログ

2018.10.22 02: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 | |

2010.07.29 09:20

本来是在twitter上随便感叹下的,没想到一啰嗦起来写了好几条,干脆全部搞起来在这里马克一下算了=。=

樱井的心里描写比以往多很多而且更深入细腻了TT他在心理斗争的时候看得我一阵揪心,成熟男人的思考方式总是能戳中人的虐点……
过分深思熟虑的结果便是没有了再向前一步勇气,我觉得或多或少樱井都有把自己的“不敢”用“为对方着想”的借口伪饰起来。
虽然他是真的为蓉一想了很多,也为他们之间的进展假设了一些可能。
但是他还是在面对以年龄差距和蓉一的纯洁为前提的“未知”时却步了。
也许此时正是需要对方给他些许勇气的时候。不用多,一点点就好,一点点就足够在他心里膨胀成为下定决心的巨大动力。
蓉一恰好做到了。
他们之间没有偶然。
樱井动摇得最厉害的时候接到了蓉一第一个电话,这是必然,也是两个人正在互相靠近的证明。
就蓉一来说,主动的一个电话已经是他现在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表达那不知名感情的方式。
看到最后蓉一给樱井打了电话,我突然想起以前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如果我和你之间的距离是一百步,那你只要迈出一步,我就会走完那剩下的九十九步。”
而蓉一,已经跨出了樱井最需要的那一步。
所以说樱井你就勇敢起来,赶快抓住他吧TVT
PR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7.05 04:38


……可是我没有时间了!
星星哟你懂我的!我没有时间了星星哟!

简洁归纳其中心思想其实就是——
大家的便服STYLE闪瞎了我的硬化氪金狗眼!
下次你们放那么闪的东西记得提前知会一声,我得向鬼道借一借他那副号称有着“珍爱狗眼,远离强光”的人性化功能的游泳眼镜。
【什么?不借?】【可是你在3里明明脱下来了啊?】

新OP好听死了!!!T队威武!!!每次都为你们燃烧!
这集special的BGM用了很多T队,三间桑好棒TAT你每次插入BGM的时间都能把我搞得又感动又沸腾的,血槽又见底了!!

关于新ED我还要质问的是,豪炎寺你其实不怎么喜欢INAZUMA泥轰的新队服吧!?因为那是圆领款,跟你特别臭屁的“竖起领子耍个帅”的熊劲可是背道而驰啊?你说我说的对吗?
因为你连穿个便服也是把领子竖起来,看起来忒“中二式暴发户”了……
……你的便服怎么又是橘黄色啊!?你究竟有多喜欢橘黄色!橘黄套头运动衫!橘黄竖领格衬衣!我让你橘黄!我让你橘黄!
还有你要是真把那只长得很丑的大海龟买回去夕香会哭的!她会喊着“哥哥品味好可怕!老海龟好丑好可怕!怕怕!”而哭的!到时候你再后悔就没用了!你难道没看到佐久间从你背后传来了非常无奈非常质疑的目光吗?

大家的便服STYLE我还是最喜欢阿广的呜呜呜
可是鬼道佐久组的西部牛仔太帅了好吗!?你们平时是这样穿的吗?
走在街上目标也太大了好吗?【不是这样的】

这集special里明鬼太亮,我的狗眼又瞎了!
L5你们还好吗L5!?
从上次创造了明鬼二人的合体技来你们就想方设法地想让他们来上一腿啊?
可是明鬼什么的,两受相逢他们能怎样!L5你告诉我他们能怎样!?
【明明新PV里不动更加“埃及艳后”风情了你们说他能跟鬼道搅上吗!?】

我估计埃德加用EXCALIBUR把染缸的射门直接轰回去那里,埃德加大概受伤了,他非常微妙地按着自己的小腿蹲在地上……
虽说不喜欢他拈花惹草的性格,可是我对他的骑士精神和傲气还是感动的。

勇气君最后特训的时候又是大哥出马帮忙……看来勇气君的下半辈子就指望大哥了……
你们的FLAG不会倒的,倒了我给L5说理去。【喂】

是说大家一定都已经把3攻略得差不多了吧……虽然我的碟下周就到orz
可是最起码要等到8月初才有时间玩orzzzzzzz
废话说完了于是滚下去接着看书orzzzzzzzz

不就是考试么,有什么可怕,战翻它!
看我FIRE TORNADE!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7.04 08:04

【你个死孩子怎么又上来鬼混!】【求你再让我混一天!】
其实是因为今天赢球了,我很嗨……
更其实我本来没那么嗨,完全是被气氛感染然后跟着瞎嗨……


------------------------------------------------------------------


……我怎么又为了一句话,不对,一个词组,啰啰嗦嗦磨磨唧唧出这些些来了!
有时候超想打死我自己的!真的!
……………………
生死不离……什么的!
三叔你赶紧来昆明,这四个字一定得让你给我签了嘤嘤!


别问他是谁。我才不知道呢。
我只是觉得二到在小哥的急救用品上写自家地址的天真同学很萌而已!【你的萌点太奇怪了好吗!?】


他睁开眼睛,四周是陌生的风景。
起身的时候觉得有些吃力,对了,这好像叫做“痛觉”。
身上凝固的血迹摸起来非常干燥,伤口似乎正在迅速地愈合。
到底睡了多久?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又不记得了?……又?他的思考停顿了一下。他觉得自己似乎很习惯这样的状况,什么都不记得,包括自己是谁。
可总觉得又不是把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因为只要努力去回想,他就能听到有个人在喊他,虽然他无法从那轮廓模糊的声音里辨认出其中的内容,以及它的主人。

他把身边的东西抖落一地仔细查看。
黑金的古刀,零碎的干粮,几盏手电和一些外伤用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没有任何一样包含着关于“人”的信息。
他沉默了半晌,算了,反正不是非得在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不可。他有那样的感觉,仿佛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日常”。

他拿起一卷纱布准备给自己包扎。拉出布头后白色的细带上突然跳出了黑色的墨迹。那些突如其来的文字在他眼前一一排开,“杭州市上城区河坊街XXX号”。
这是地址?自己家吗?家?这个字眼经过脑子的时候令他觉得有些陌生。
他捡起一颗石头在地上把地址抄写了一遍,原来那不是他的字迹。
他把它撕下来小心收起,不管是不是家,不管是谁写下的,他觉得那是他出去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去的地方。
纱布在手臂上缠过第二圈的时候又出现了几个字,“别忘了!=皿=!”应该是同一人所写,可他一时无法揣测其中的含义。
他跟着念了一遍,听见自己陌生的声音和刚才回忆里的有几分相似。啊。确实,那是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似乎对谁做了一个承诺,关于生?或是关于死?听起来像是“生死不离”。

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看了一眼手臂上的“别忘了!=皿=!”,往那个透出一丝光亮的地方走去。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7.03 06:27

【我怎么又上来鬼混了】
虽然无力追新番可是旧番还是应该好好把它结束的> <
五叶的最后一集看得我血槽又空了orz
截图为证






尤其是扒腿哭那张简直萌度破表了TAT
这个一直都活在“背叛”与“报复”中的男人,终于可以拆掉心中的壁垒,坦然面对过去了。
他曾经最在乎的一段感情经历了真实、虚假、最后又变为真实的曲折,而这一段曲折改变了他至今为止的人生。

而令他能够卸下那张冷静冷漠冷酷的脸的政,是不是能够成为他从今往后的人生中,新的依托呢?
就像他曾经对弥一那样,交付了他所剩无几,但是却全部的感情【虽然对政混合进不同意义的感情啦XDDDD】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06.28 05:10

这篇本来是今年1月的日志,被我重炼了。
那个时候刚看了盗墓1就鸡血得想写写小梗,结果现在看来真的是通篇的OOC,我简直无地自容得快SHI了orz
于是把小哥的部分都重写了【虽然现在也在OOC着】
这里面没什么萌点,所以说是“梗”的话大概也算不上吧【梗通常不都是一个萌点么】
我只是觉得“天真抓着小哥的手死活不肯放,其间还紧了几次力道”这个小段子莫名地萌动……
……好嘛……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们手拉手最萌了嘛!还想怎样啦TVT

于是下面是重炼的orz


别看它们只是几根火柴棍?这里面可包含着世界上最俗的桥段了!
生死关头,绝处逢生,英雄救美,患难见真情,诸如此类什么的……
嘿嘿嘿【别笑,这已经是我作画水平的极限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别来问我啦囧


上面那幅相当没有创意的火柴棍其实是这么解释的——



他淡淡道,“放开吧。”
“闭嘴,烦不烦!”我虽然想发狠,可现在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上,喉咙里喊出来的话都干瘪得没任何气势可言(其实是因为光是冲小哥喊声闭嘴我就够心虚了,平时的我可没这胆)。

那家伙半响不说话了,没有动静。我也没那个闲工夫低下头去看他。脚底下黑幽幽的深渊要再给我看一眼,保准吓得手一松,到时候两人一起自由落体,嗝屁。
说来现在这状况真是绝了,以往只有我被闷油瓶救的份,今儿时来运转玉皇大帝赐我个能在他面前逞英雄的机会。……可也不必做这么绝吧,人命关天啊!

“吴邪……”
“你真够了没看见我在忙么!今儿要在这放了手我就不是爷儿们!”我打心底来气,这闷油瓶平时沉默寡言得好像让他开个口都要付钱一样,偏偏在这种时候聒噪个没完。嘿能有机会让我救他一次,居然还不领情!?怎么能让他老出风头,而自己却欠一屁股人情债啊!

头顶上的树枝时不时嘎吱响一下,我的心也随着那个声音咯噔一下。哎哟我的祖宗,这种情节通常只有电视上才有吧?怎么这么好运就让我给碰上了?真可惜了这不用假布景身上也没绑钢丝的真人实况。要是现在旁边有个摄影机,说不定我明天就是个动作片明星。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悲从中来。人家电视里演得至少是英雄救美的场面。可我一个英雄,现在手里牵的确是个重得要死的大男人,这画面简直毫无美感可言。
于是便大大地叹了口气,“哎,可惜不是美人呐。”(唔,其实勉强也算美人啦)

就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闷油瓶的鼻子哼了一声。说是哼也不对,那不符合他的性格,该说是重重的用鼻子呼了一口气。可是这个“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怎么听起来那么……像在笑呢!我不知道是不是大脑供血不足让我产生了幻觉,总觉的闷油瓶那一哼似乎伴随着一点点,一点点有关嘴角上扬的意味。

这个事态很严重,非常严重。跟他在一起逃命也不是一次两次,顶多是见过他稍微、稍微有点像放松面部肌肉似地缓了缓表情。也许这个“听起来似乎有嘴角上扬意味的哼”在一般人那里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可是从闷油瓶鼻子里发出来,那简直比我第一次见到粽子朝他下跪还要诧异万分。

我好奇得不由低下头去,想看这样一个木头脸“有嘴角上扬嫌疑”时是什么模样。结果他的脸给长长的刘海遮了去,从我的角度就看得见一个凸出来的鼻尖,这无名火起地冲他嚷道:“你好歹定期剪个头发行不,一把年纪了还搞什么非主流。”说着我余光就瞟到了他身下那一片阴森的漆黑,一阵晕眩,立刻把头拧了回来。

“倒斗也能主流?”他楞了一下,反问。
我气结,听得出他不是故意贫嘴,是真的概念不清,于是更加没词反驳。忿忿中右手一使劲儿,捏了一把他的手。闷油瓶似乎不知道我在气他,以为是我有点把持不住所以才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于是他又开口,“等我准备好之后你就松手……”
“准备个屁!想死还得做个心理准备,你怎么不想着怎么活啊,亏你还混在一群粽子里把自己往阎王门里送呢。”我大概觉得运数快到了,所以才够胆对着闷油瓶大呼小叫的。或者我是真的有点气他。为什么气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要活得两个一起活。他一个劲叫我放手,像什么话。

“不是,你听我说。”他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非要唧唧哇哇往下啰嗦,“这里有个洞。”

“啊?洞?不用你说,我知道咱俩脚底下是个洞,还是有去无回的无底洞呢!”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不知这家伙搞什么名堂,今天废话特别多。

“我是说,崖壁上有洞,或许我们不用在这挂到你力气耗尽了。”
我一愣,崖壁有洞?一瞬间集中在手上的血液都往脑子里灌。
“哈???有洞你不早说?”
“我说了,我让你等我准备好就放手。”
“你他妈跳跃性太大了好么?……是说你一开始就发现这有个洞了?”
“不,跟你说话的时候才发现的。”
“呼……要你一开始就发现了还让我在这挂那么半天说一堆废话我现在还真想就这么把你扔下去。”
“不过幸好你一开始没有放开,不然我俩都得死。因为这洞得从我这个位置搭踮脚进去,才有希望。”
“…………小哥,你刚刚说的话比以前所有我听过的加起来还要多啊。”
“别晃,树枝快断了。”
“…………我说小哥,其实你一句话确实能超过二十个字的吧?”
“你拽牢我,我要把这乌金刀砸到岩壁里。”
“……又那一副死相……”

我哼了一声,那调调听在自己耳朵里有些轻巧,不知是不是求得了生机的原因。
然后我使出最后的力气,抓紧了闷油瓶的手。


后面没有啦~orz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