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2017.09.23 12:5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 | |

2010.06.28 05:10

这篇本来是今年1月的日志,被我重炼了。
那个时候刚看了盗墓1就鸡血得想写写小梗,结果现在看来真的是通篇的OOC,我简直无地自容得快SHI了orz
于是把小哥的部分都重写了【虽然现在也在OOC着】
这里面没什么萌点,所以说是“梗”的话大概也算不上吧【梗通常不都是一个萌点么】
我只是觉得“天真抓着小哥的手死活不肯放,其间还紧了几次力道”这个小段子莫名地萌动……
……好嘛……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们手拉手最萌了嘛!还想怎样啦TVT

于是下面是重炼的orz


别看它们只是几根火柴棍?这里面可包含着世界上最俗的桥段了!
生死关头,绝处逢生,英雄救美,患难见真情,诸如此类什么的……
嘿嘿嘿【别笑,这已经是我作画水平的极限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别来问我啦囧


上面那幅相当没有创意的火柴棍其实是这么解释的——



他淡淡道,“放开吧。”
“闭嘴,烦不烦!”我虽然想发狠,可现在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上,喉咙里喊出来的话都干瘪得没任何气势可言(其实是因为光是冲小哥喊声闭嘴我就够心虚了,平时的我可没这胆)。

那家伙半响不说话了,没有动静。我也没那个闲工夫低下头去看他。脚底下黑幽幽的深渊要再给我看一眼,保准吓得手一松,到时候两人一起自由落体,嗝屁。
说来现在这状况真是绝了,以往只有我被闷油瓶救的份,今儿时来运转玉皇大帝赐我个能在他面前逞英雄的机会。……可也不必做这么绝吧,人命关天啊!

“吴邪……”
“你真够了没看见我在忙么!今儿要在这放了手我就不是爷儿们!”我打心底来气,这闷油瓶平时沉默寡言得好像让他开个口都要付钱一样,偏偏在这种时候聒噪个没完。嘿能有机会让我救他一次,居然还不领情!?怎么能让他老出风头,而自己却欠一屁股人情债啊!

头顶上的树枝时不时嘎吱响一下,我的心也随着那个声音咯噔一下。哎哟我的祖宗,这种情节通常只有电视上才有吧?怎么这么好运就让我给碰上了?真可惜了这不用假布景身上也没绑钢丝的真人实况。要是现在旁边有个摄影机,说不定我明天就是个动作片明星。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悲从中来。人家电视里演得至少是英雄救美的场面。可我一个英雄,现在手里牵的确是个重得要死的大男人,这画面简直毫无美感可言。
于是便大大地叹了口气,“哎,可惜不是美人呐。”(唔,其实勉强也算美人啦)

就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闷油瓶的鼻子哼了一声。说是哼也不对,那不符合他的性格,该说是重重的用鼻子呼了一口气。可是这个“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怎么听起来那么……像在笑呢!我不知道是不是大脑供血不足让我产生了幻觉,总觉的闷油瓶那一哼似乎伴随着一点点,一点点有关嘴角上扬的意味。

这个事态很严重,非常严重。跟他在一起逃命也不是一次两次,顶多是见过他稍微、稍微有点像放松面部肌肉似地缓了缓表情。也许这个“听起来似乎有嘴角上扬意味的哼”在一般人那里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可是从闷油瓶鼻子里发出来,那简直比我第一次见到粽子朝他下跪还要诧异万分。

我好奇得不由低下头去,想看这样一个木头脸“有嘴角上扬嫌疑”时是什么模样。结果他的脸给长长的刘海遮了去,从我的角度就看得见一个凸出来的鼻尖,这无名火起地冲他嚷道:“你好歹定期剪个头发行不,一把年纪了还搞什么非主流。”说着我余光就瞟到了他身下那一片阴森的漆黑,一阵晕眩,立刻把头拧了回来。

“倒斗也能主流?”他楞了一下,反问。
我气结,听得出他不是故意贫嘴,是真的概念不清,于是更加没词反驳。忿忿中右手一使劲儿,捏了一把他的手。闷油瓶似乎不知道我在气他,以为是我有点把持不住所以才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于是他又开口,“等我准备好之后你就松手……”
“准备个屁!想死还得做个心理准备,你怎么不想着怎么活啊,亏你还混在一群粽子里把自己往阎王门里送呢。”我大概觉得运数快到了,所以才够胆对着闷油瓶大呼小叫的。或者我是真的有点气他。为什么气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要活得两个一起活。他一个劲叫我放手,像什么话。

“不是,你听我说。”他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非要唧唧哇哇往下啰嗦,“这里有个洞。”

“啊?洞?不用你说,我知道咱俩脚底下是个洞,还是有去无回的无底洞呢!”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不知这家伙搞什么名堂,今天废话特别多。

“我是说,崖壁上有洞,或许我们不用在这挂到你力气耗尽了。”
我一愣,崖壁有洞?一瞬间集中在手上的血液都往脑子里灌。
“哈???有洞你不早说?”
“我说了,我让你等我准备好就放手。”
“你他妈跳跃性太大了好么?……是说你一开始就发现这有个洞了?”
“不,跟你说话的时候才发现的。”
“呼……要你一开始就发现了还让我在这挂那么半天说一堆废话我现在还真想就这么把你扔下去。”
“不过幸好你一开始没有放开,不然我俩都得死。因为这洞得从我这个位置搭踮脚进去,才有希望。”
“…………小哥,你刚刚说的话比以前所有我听过的加起来还要多啊。”
“别晃,树枝快断了。”
“…………我说小哥,其实你一句话确实能超过二十个字的吧?”
“你拽牢我,我要把这乌金刀砸到岩壁里。”
“……又那一副死相……”

我哼了一声,那调调听在自己耳朵里有些轻巧,不知是不是求得了生机的原因。
然后我使出最后的力气,抓紧了闷油瓶的手。


后面没有啦~orz
PR

| 幻想曲Träumerel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無題

我觉得好……好萌!!!!!一路看下来脑子里的画面感超强!好萌呀呀呀呀!!!!TAT

| 歃 | | 2010.07.04 00:39 | 編集 |

re:歃

好久不见>///<
谢谢歃仔TAT
可是我觉得它……它一点都不萌啦TAT
我只是想写写“天真抓着小哥的手死活不肯放,其间还紧了几次力道”,却不知怎会啰嗦出那么多废话orzzzzzz

| anda | | 2010.07.04 07:47 | 編集 |

コメントを書く

class="himitsu">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不可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ページトップ